专访沙皇Pavel:天才少年鲜为人知的日常

专访沙皇Pavel:天才少年鲜为人知的日常
2020年4月23日 No Comments 电竞菠菜网 yabo1152.com

中欧对抗赛在进行完第五天的赛程后终于迎来了唯一一位五战全胜的选手,即年仅20岁的“老沙皇”Pavel。在Pavel以一记带球过人结束了与特兰克斯的最后一局鏖战之后,我请到了这位天才少年,听他耐心地阐述了他对当前比赛环境的解读,以及他在炉石赛场之外鲜为人知的日常。

Ben:这已经是你在中欧对抗赛上连续获得的第五场胜利了。作为目前成绩最好的选手,你觉得你在哪些方面上做得比其他选手更好?

Pavel:我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准备得更充分,因为我在每次比赛前都会有针对性地练几次,找朋友用我对手的阵容。这让我对其中的对局优劣有了更深的理解,从而判断该ban哪个职业,首发哪个职业,以及根据形势二发哪个职业。

现在我已经是5-0的成绩了,这意味着我已经出线晋级,离法拉利又近一步了。因此从现在开始我就不需要去特别针对地准备小组赛的剩下几场比赛了,而是要去更多地思考构筑八强后的卡组和阵容了。八强后我们不仅可以换卡组,而且也从bo5变成了bo7,所以我要再多准备一套牌了。

Pavel:在比赛开始之前我其实没有太多时间备战,因为我那时还在打Dreamhack奥斯汀站,等我到了上海我只剩两天时间就要交卡组了。我准备的是最全面的阵容,结果大部分的选手选择了针对任务战,这正是我带的卡组之一。所以在赛前我只是指望着自己能拿到刚好足够出线的分数,等熬到八强了好换卡组。然而事实上情况比我预料的好很多。

尽管我带的阵容被很多人克制,但(我们小组里)有三个选手是没有针对任务战的,分别是StanCifka,Kolento和Xhope,我也确实赢了他们。另外两个对手倒是针对了海盗战,分别是ShtanUdachi和特兰克斯。

Pavel:任务战是当前最强的卡组之一,T0卡组。它表现不好是因为有太多人在针对它但尽管如此,它在面对劣势对局时也是能赢的。任务战打青玉德是大劣,但我可以ban青玉德。而在对阵另一大热门任务贼时,视具体构筑不同,我觉得它(比其他人想得)更五五开。有些任务贼,比如带寒光智者的版本,那贼的尤其会更大些;而贼要是不带鱼,打任务战是五五开的;我甚至觉得战士打那些带鱼人杀手蟹和海盗杀手蟹的版本是优势的。小优势。

任务战在某些版本的骑士时也是很接近的。骑士可能略占优势,但战士也能打。要想组出一整套都克制任务战的阵容非常难,不是没可能,但我还是觉得任务战很厉害。可能说,在已知大家都针对任务战的情况下可能是不带任务战比较好,但我依然还能赢比赛。

Ben:虽然你前面也说了一些了,但我还想再多问问任务贼的问题。任务贼目前在这次比赛(的直播场次)里可是0-7,其中四次是被你击败的。可任务贼在天梯和其他比赛里都很火,担心甚至讨厌任务贼的人也不少。你会觉得任务贼过于不讲道理了吗?

Pavel:我绝不认为任务贼是当前的最强卡组。我认为任务贼的最优构筑还没被人发掘出来,我认为现在的构筑还有待优化。我看到有人在任务贼里带起了托维尔塑石师,这个版本可能是更合理的至少面对快攻时更好。但总之我的意思就是,由于任务贼的最优构筑很可能还没出现,我不认为现在的贼是最强的卡组。要我说的话,当前整体强度最高的应该是中速的鱼人骑。

任务贼打快攻德、动物园、海盗战等快攻时是大劣。任务贼并不imba,那为什么大家会黑它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虽然任务贼很难玩得好,但即使玩得不好也能胡赢尤其是当对手还给了机会时。这时候面对任务贼的一方就会觉得自己很无力,什么都做不了,但其实并不是这样。你要去看任务贼在比赛和天梯顶端的胜率的数字(而不是节目效果的表现)。

Ben:我们再来聊聊你自己吧。最近几个月来你打了很多比赛,但我也很好奇,当你不在打比赛的时候你是如何安排日程的?

Pavel:我做很多别的事情。我冲天梯,打线上积分杯赛,好攒够足够的积分打HCT。在上个版本末期我练得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巴哈马冬季赛上表现得比较糟糕的原因。那时我没什么时间练炉石,因为我和我之前的战队一起去留尼汪岛游玩了一趟。那次旅行是赞助商赞助的,其中还包括一个为期两天的炉石社区活动。我们度了个四五天的假,去了各种火山和瀑布,跳进瀑布温泉里游泳,还玩了滑翔伞,去海里潜水。很好玩,可我也因此没能好好准备巴哈马。

平时我还试着锻炼自己其他方面的事情,比如我的英语。我还会去学一学更多我不会的东西。

Ben:是的,我也注意到了。和去年我在合肥采访你的时候相比,你现在的英语已经好多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Pavel:嗯,那时大概是三个多月前吧。我有在练英语,找朋友练,努力地去社交,让他们指出我的错误,教我正确的英语说法。每当我碰到生词时我都会主动请教别人并努力记下来。我还在网上订阅了一些教程,这对我的英语也有提高。

Ben:最后这个问题希望你不会介意你是如何在比赛中保持好运的?

Pavel:我只能说,大家觉得我运气好,是因为大家只记得我运气好的时候。每当我运气好,人们就觉得“那必须的啊,因为是Pavel嘛”;而如果我运气不好鬼抽了或者随机随得很差,人们就把它们忽略掉了,避而不提。我能说的也就是这些了(笑)。

Tags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